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 | cc竞速飞车手机软件

cc竞速飞车个人中心 -> 历史军事 -> cc竞速飞车资料

第二四一一章 交班进行时

cc竞速飞车交流        cc竞速飞车自动        cc竞速飞车真的统一吗

    这天晚上一直到四更鼓敲响,沈溪都伫立寒院中,惠娘和李衿在屋子里陪同,突然院门口有婆子过来禀报有客人来访。

    人被请进来,却是一身男装的熙儿。

    熙儿给沈溪带来的是谢迁生病的消息,情况有多严重无从了解,只知道谢迁吐了血。

    汇报完后,熙儿告辞,沈溪终于回到屋内。

    “老爷,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惠娘紧张地问道。

    沈溪摇摇头:“谢阁老在豹房外等候面圣,却被陛下派人强行送回府,谢老吐血,卧床不起。”

cc竞速飞车有什么漏洞     惠娘和李衿脸上满是惊愕之色,都有问题想问沈溪,不过见沈溪沧桑的模样,便不敢多言。

    沈溪道:“我知道你们要问什么,想弄清楚这件事是否跟我有关是吧?没有任何关系,我今日所想之事,与谢老面圣无关。”

    “老爷别多心,其实谢阁老身体一向都还算康健,应该不会出什么事情。”惠娘安慰道。

    沈溪摇摇头:“多少出乎预料,但其实在情理之中,陛下现在已听不进谏言,连我面圣时都感觉难以左右陛下思想,现在陛下想靠自己的能力来治理江山,我不过是他手上的棋子罢了。”

    惠娘和李衿对视一眼,眼神里都流露出一抹担心,她们的命运毕竟跟沈溪休戚相关。

    “老爷还是早些休息吧。”惠娘劝道。

    沈溪道:“你们累了,先去歇着吧,我还有件事情没琢磨明白……或许只有在身体受到刺激的情况下,我才知道接下来自己要做什么,倒不是有意要给你们造成困扰。”

    惠娘微微叹息:“老爷不休息,又不肯把话说明白,让妾身跟妹妹如何安心?老爷不睡,我们在这里陪着便是。”

    沈溪没再说什么,他有自己的想法,惠娘和李衿也有自己的处世准则,很多事是注定的,沈溪不想去改变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月初一,清早。

    内阁首辅谢迁生病的消息传遍京城,病因也为人所知。

    当朝臣知道谢迁是因到豹房劝谏而被皇帝强行驱赶回府气吐血,属于“因怒而病”,大多替谢迁不值。

    当然,心里有怨言是一回事,却没有谁会为谢迁出头,朝野一片沉默,所有衙门都照常运转,只是吏部和兵部的人发现,当天没见到沈溪前来应卯。

    此时沈溪仍旧在惠娘处,直到天快亮时,他才上榻休息。

    惠娘和李衿睡到上午巳时起来,二女平时没什么事情做,足不出户,又不需要看孩子,生意上的事情鞭长莫及,也就变得慵懒了些。

    沈溪太过疲惫,睡得很沉。

    午时过去,惠娘进房间看了看,回来后面对李衿疑问的眼神,微微摇了摇头,道:“老爷还在睡。”

    李衿道:“睡下还不到四个时辰,老爷应该不会这么早起来。”

    之后差不多每过半个时辰,惠娘都会进屋看看,一直不见沈溪醒转,到下午黄昏时,惠娘进去看过后不由担心起来,试着叫醒沈溪,依然叫不醒,探头一抹发现额头很烫,出房间后多少有些无奈:“老爷病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不但李衿紧张,连房间里侍候的丫头都惴惴不安。

    平时沈溪过来得很少,基本不会碰到生病的情况,现在却染病不起,若是在沈府病倒倒也罢了,谢韵儿本来就是很厉害的大夫,不行还可以请御医诊治,但现在沈溪是在外宅院里生病,这给惠娘和李衿带来巨大的困扰。

    李衿道:“姐姐,是否找人将老爷送回府中?”

    惠娘摇头:“老爷现在的情况不知怎样了,贸然送回去,路上受了凉,恐怕会病上加病。”

    李衿很着急:“但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,老爷总不可能在咱们这里养病吧?平时老爷很少在咱们这儿过夜,更别说一住就是两三天……”

    到了关键时候,惠娘倒也拿出一点主母的风范来,镇定自若地道:“老爷病情应该是昨晚受凉而起,马上准备白酒和布巾,稍后我就给老爷擦拭身体退烧……派人去药房抓药,我先把药方写下来。”

    恰在此时,进屋子照看沈溪的随安出来:“两位夫人,老爷醒过来了,说要见你们。”

    惠娘和李衿赶紧入内,只见沈溪已强撑着坐起来,靠在床头上,他面色蜡黄,显得异常憔悴。

    惠娘见状赶紧过去,坐到床沿边,关切地说道:“老爷,您生病了,别起来……要不妾身服侍您更衣,稍后就回府宅那边?”

    沈溪望着惠娘,脸上挤出一抹笑容:“我在这里很好,今天暂时不回去……准备热水,我想泡个热水澡,捂着睡一觉,出身汗就好了……没想到身体会这么不争气!”

    “唉!老爷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吗?昨晚那么大的风雪,非要在外面受冻,结果回屋来睡下就病倒了,若被家里人知道,还不得埋怨死我们?”惠娘显得很自责,又有些委屈,好像沈溪故意要在她这里生病一样。

    沈溪用手轻抚惠娘的面颊,道:“我这不好好的吗?弄得就跟我要上刑场一样,我都不觉得怎样,你这算怎么个说法?你好歹是个大夫,治病的事便交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惠娘嘟嘴道:“妾身哪里算什么大夫,最多只是个药房掌柜,韵儿才是真正的大夫。”

    “都一样。”沈溪闭上眼,嘴角露出笑容,“不过是风寒而已,照以前开药铺时的方子抓药便可,我正好在你这里调养几天……谢老卧床不起,我要是回朝的话得面对诸多压力,还不如学他,躲几天清静。”

    惠娘瞪了沈溪一眼,心中本有执念,想跟沈溪犯拧,但见到沈溪生病憔悴的模样,心瞬间软了。

    “妾身这就去准备写方子,派丫鬟去抓药,为保险稍后再给老爷请个大夫来。”惠娘道。

    “大夫就不必请了。”

    沈溪半眯着眼说道,“你就是最好的大夫,要是你都医不好,其他人更不行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天下来,沈溪都没有现身,连沈家人都不知沈溪去了何处。

    沈溪兼任吏部和兵部尚书后,虽然仍旧很顾家,但始终不能保证每天都回府,这也是身为高官家眷的无奈,家里的女人倒也没觉得如何。

    当天到沈溪府宅拜访的人不少,不但梁储、李来过,杨廷和跟靳贵也去过,均被告知沈溪不在府上,而当天沈溪又没出现在兵部和吏部衙门,使得外人无从寻找。

    平常时候大臣消失不见算是一件大事,但在如今这光景下,皇帝不问朝事,甚至连大臣的死活都不顾,京城官员当差也只能按部就班,由各衙门部堂来监督。

    像沈溪这样身为两部尚书的,已没人能管束,他去何处不用跟任何人打招呼,下落也就成迷。

    杨廷和黄昏时又往吏部、兵部衙门还有沈府走了一趟,依然没找到沈溪,不由担心起来。

    他没有回文渊阁,先去了谢迁在长安街的小院,虽然谢迁不在但这里已然成为文官联络之所,此时正在这里等候消息的包括刑部尚书张子麟和大理寺卿张纶、都察院左都御史洪钟等人。

    “介夫,之厚那边可有对策?”

    洪钟见杨廷和到来,赶紧出来迎接,上前问道。

    杨廷和摇摇头,面色中带着少许担忧,道:“今日各衙门都找遍了,之厚不在,到他府上也说没在家。”

    张纶等人都很惊奇,作为朝中重量级人物的沈溪居然会“失踪”?本来谢迁病休后很多事只有由沈溪来做,结果沈溪也不在,使得文官集团陷入无人领导的尴尬境地,就算有事要跟皇帝上呈,都没恰当的人选。

    洪钟叹息:“这人好端端的怎么可能失踪?之厚是故意闭门不出吧?昨日的事情,的确让人心寒,好在不似刘瑾当政时那般胡作非为,陛下只不过是派人……”

    本来洪钟想要为正德皇帝辩解两句,但看到杨廷和铁青的脸色后,顿时缄口不言。

    到底不是切肤之痛,洪钟实在难以理解昨日杨廷和跟谢迁遭遇的不公正待遇,杨廷和能撑下来是因为他很清楚自己的定位,在文官中算不得真正的领袖,面子丢了就丢了,但谢迁就不一样了,三朝元老且还是先帝亲自任命的顾命大臣,遭遇这种粗暴的对cc竞速飞车开奖有问题 待后马上就撑不住了,感觉前半生所有的付出都不值得。

    杨廷和道:“我已经给沈家留了口信,无论如何之厚都会看到,若他有心为朝廷做点实事,想来会主动去豹房劝说陛下。”

    “光靠规劝,怕也无济于事。”

    洪钟叹了口气道,“陛下明显一意孤行,说什么便是什么,咱当臣子的能做何?有些事还是泰然处之为好,何必跟陛下斤斤计较?”

    杨廷和打量着洪钟:“就算陛下不肯跟臣子商议,难道我们就不该去规劝?如今能面圣的人寥寥无几,此时之厚不勇于承担重任,挽狂澜于既倒,更待何时?”

    这话说出来,有点喝斥的意思,不过洪钟却没跟杨廷和多计较,摆摆手道:“消消气,介夫,有事咱们还是多商议为妥。谢老不在,之厚也不在,现在都听从你的吩咐,旁人可以乱但你却乱不得。”

    杨廷和在朝中声望很高,但让他主持大局,却显得底气不足。

    谢迁的强势让杨廷和平时少有用武之地,除此之外朝中还有个风头正劲的沈溪,杨廷和自知在对付沈溪上或许能出谋划策,让一些人跟随自己的脚步,但要出头跟皇帝对抗,却显得自不量力。

    首先杨廷和没资格面圣,再者就算他去豹房,对于皇帝的威慑力也远不如谢迁或者沈溪。

    皇帝心目中的地位,决定了朝臣在朝中的真实定位,因此杨廷和就算对沈溪有成见,也不得不承认,谢迁病倒后朝中最有话语权的人除了沈溪再无他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幕降临,豹房花厅。

    朱厚照睡醒后,将张苑、小拧子和江彬叫到面前,问询有没有紧要事情上报。

    张苑昨夜在豹房外吹了半宿冷风,后半夜在豹房偏院一间屋子睡到天亮,到辰时二刻听说谢迁和杨廷和早就离去,这才出豹房回府休息,下午醒转他没去司礼监问明情况,此时面对皇帝的问询,有些头大。

    不过他深谙应付皇帝的方法,没有丝毫犹豫便滔滔不绝出口,将他了解到的一些情况糅合在一起,重新编撰一番,说得那叫一个头头是道,中间提到谢迁回府后咯血,卧榻在床之事。

    朱厚照听了张苑的奏禀后,脸色稍微有所不悦,视线落到江彬身上,质问:“朕只是让你把谢阁老和杨大学士送回府,怎闹出这么多事来?还让谢阁老病倒了?”

    江彬心里有些发怵,昨日他出去赶人的时候还觉得异常痛快……当朝首辅又如何,内阁大学士又怎样,通通都在他面前吃瘪。

    但现在皇帝明显有事后问责的意思。

    张苑道:“陛下,或许是谢阁老一时想不开吧,不一定是江大人的过错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张苑往江彬身上看了一眼,大概是警告江彬咱联起手来别相互拆台。

    江彬没回答,倒是朱厚照好像明白什么,点头道:“也是,以前谢阁老就喜欢没事跟朕较劲儿,这次他来劝说朕,不让朕从京营调兵,分明是在跟朕过意不去,朕不应允,哪怕是他自己回家,也非要说自个儿生病了不上朝办事。不过以现在朝廷一片安定的情况,他在不在朝没什么区别,只要沈先生在便可。”

    张苑又道:“陛下,听说今日沈大人没到衙门应卯,好像也未在府中。”

    朱厚照一怔:“怎么回事?这是一起病了?沈先生莫非是跟谢阁老联起手来跟朕作对?”

    小拧子赶紧解释:“陛下,沈大人公务繁忙,走的衙门又多,或许旁人不知他在哪个衙门呢?张公公,对于沈大人的情况,你可不能在陛下面前乱说。”

    “也对。”

    朱厚照就像没主见一般,听到哪儿是哪儿,释然地点了点头,“沈尚书现在公事那么多,在哪里处理都一样,而且各衙门间也不能指望他一个人全处理好,不是还有侍郎和下属?今天还有什么重要事上奏吗?”

    这可把张苑给难住了,张苑没去过司礼监,对于司礼监内是否有新奏疏完全不了解,只能道:“陛下,应该是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朱厚照一摆手,“朕不想节外生枝,既然谢阁老病倒了,朕就给他假期,再派人送些慰问品过去,总归尽到朕的心意便可。内阁还有三个大学士,应该不会荒怠政务。最后,派人送一千两银子到沈家……”

    在场三人都不太明白,为何谢迁生病要给沈溪送银子。

    “从京营抽调兵马南下平叛,准备如何了?”朱厚照最后有些漫不经心地问道。

    张苑回道:“已跟五军都督府确认过,调拨六千兵马出京南下,只是在领兵人选上……”

    朱厚照想了想,道:“朕记得西北有个将军统领骑兵挺厉害的,叫什么来着?”

    张苑回道:“陛下,是否是小王将军?”

    “不是他。”

    朱厚照道,“小王将军是沈先生心腹,让小王将军去除非让沈先生亲自领兵,否则别人会怪朕不讲规矩。”

    三人不太明白,为何不任用沈溪,就不能调王陵之。

    小拧子提醒道:“应该是林恒林将军吧?好像他也是沈大人一手栽培和提拔的能人。”

    “对,就是林恒。”

    朱厚照点头,“宣府时,朕就听说他指挥调度很有本事,当时朕就想好好用他,结果鞑子早早撤退失去机会……这次趁着中原平息叛乱,让他领兵试试,这六千人马就交由他统领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张苑领命。

    朱厚照打了个哈欠,站起身道:“这些事你们一定要办好,没紧急情况别来打扰朕,如果豹房门口再有人前来闹事,直接把人赶走便可……不过如果是沈先生来,直接让他来见朕。你们都去办自己的事吧,朕先去用膳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谢迁生病,朝中人看来天都快塌了,但朱厚照完全没当回事。

    随着出兵之事匆忙定下,江彬跟着皇帝往内院去了,小拧子和张苑则出来,二人走在一起,却都沉默不语,一看就知道相互间隔阂很深。

    “小拧子,陛下这几天可好?”张苑打破沉默问道。

    小拧子白了张苑一眼:“陛下龙体如何,莫非你没看到?需要问咱家?”

    张苑阴测测一笑:“你人不大,火气却不小……谁惹着你了?”

    小拧子毫不客气:“当然是张公公你……说好一起对付江彬,怎么,现在看到江彬深得陛下宠信,开始调转枪口,准备先把咱家给拉下马来?”

    “呵呵,小拧子,咱可是东宫故人,我对付你有何好处?”

    张苑皮笑肉不笑地说道,“要对付江彬不是一天两天的事,看看现在,江彬连谢阁老都得罪了,也就是说江彬在朝中已完全不得人心,只有陛下看得起他,为他撑腰……若有一天他惹怒陛下,没人帮忙求情,岂非立即会被发配甚至赐死?”

    小拧子皱眉:“刚才是谁在替江彬说话?”

    张苑道:“咱家可没替谁说话,不过是说了句公道话而已,谁都知道谢阁老对陛下有怨言,咱家那么说不过是顺着陛下的意思,而非有意替江彬解围。”

    “哼哼。”

    小拧子冷笑一下,没有反驳,但其实心里的意见依然很大。

    张苑笑道:“沈大人现在拒不出面,看来是要坐视陛下跟谢阁老间矛盾加剧,或许沈大人是想谢阁老早些致仕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小拧子坚定地道,“沈大人不是这样的人。”

    张苑神色间满是不屑:“朝中谁不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博弈?难道沈大人就是圣人?谢阁老给他带来多少麻烦,连咱家这个局外人都看得清清楚楚,他难道就不会生气甚至反击?看着吧,这次谢阁老很可会上疏请骸骨……听说病得不轻。”

    小拧子非常生气,但隐忍不发,没接张苑的话。

    张苑打了个哈哈:“总归现在正值江彬得宠,咱们要小心一点,他在陛下面前随便说句话,都能影响到咱们的前程,这个节骨眼儿上,自己千万别起内讧,不然……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除非你想跟刘瑾一个下场。”

    “你才是司礼监掌印,怎么听都是在说你自己吧?”小拧子反驳道。

    张苑扁扁嘴,道:“谁也别吓唬谁,咱们都是同一根绳上的蚂蚱,谁的情况更好?现在赶紧让谢阁老回朝,或者是让沈大人出来主持大局……咱们这些做奴才的最多在陛下跟前吹吹耳边风,别的事可就无能为力了。”

    小拧子皱眉打量张苑,心想:“我是无能为力,但你张苑在我面前自谦什么?你可是内相!你莫非是想说,准备占着茅坑不拉屎?”

    张苑最后又感慨一句:“咱家这就试着去沈府拜会一下,看看是否能见到沈大人,或许他会有什么好提议……告辞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真活见鬼了。”

    小拧子望着张苑的背影,表情极为复杂。

    他晚上不能出豹房,最多是到前院透口气,因为随时可能会被皇帝传召。

    带着满肚子疑问,小拧子决定去见丽妃。

    丽妃正在梳妆打扮,这段时间她比小拧子有更多面圣的机会,小拧子在自个儿最擅长的方面也败给了丽妃。

    “陛下说要给沈府送银子?这有什么难理解的吗?”

    丽妃听了小拧子的讲述后,神色淡然,继续对着镜子整理秀发,“谢阁老撂挑子,朝事自然要有人担着,陛下现在除了信任江彬外,也就信任沈之厚了吧?连你小拧子和张苑都要靠边站。”

    小拧子想了想,点头道:“是这么个理儿!”

    丽妃将发钗戴好,站起身面对小拧子,看起来容光焕发,小拧子赶紧恭维:“娘娘今日真漂亮。”

    “还用得着你来说?”

    丽妃得意地扬了扬下巴,“本宫一向如此。倒是你这小子,嘴巴何时学得跟那些小太监一般甜了?”

    小拧子笑道:“小人乃是实话实说。”

    丽妃点头:“你算是会说话,看在你嘴这么甜的份儿上,给你个忠告:估摸沈之厚要学谢阁老称病不出,跟年前一样,陛下必会担心不已,下一步就是沈之厚权倾朝野时。该怎么办,不用本宫详说了吧?”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,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,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cc竞速飞车手机版